人面犬「1」

1

资讯刚弹出来的时候,我其实没有特别在意。

当时我正为了下周的?KPI?焦头烂额,主编要我至少拿到八个社会采访才算达标。

我是个入职三个月的社会资讯记者,选这份工作也是家里逼的,没什么热情可言。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跟一些枯燥乏味的资讯,这家狗丢了,那家又吵架了。没资讯时便是纯打杂,端茶倒水拿快递,偶尔还得拖个地,跟清洁阿姨抢抢生意。

我看都没看这条资讯一眼,鼠标一移直接关了它,又打了对三,并给对面倒了杯卡布奇诺。

两王四个二,这手好牌比我的人生精彩多了。

打得兴起时有人忽然敲了敲我的桌子,我触电般抬头,秒切回了自己都没看懂的工作界面。

主编站在我面前,挺着快要崩开衣服扣子的肚子,脸上带着中年人惯有的和善笑容,笑得我头皮发麻。

这胖子出现一般没好事。

「这个跟一下。」他抛了张纸条给我,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踱步朝下一个工位走去。

混到四五十岁依旧碌碌无为的人生让这个秃头胖子非常享受对手下员工颐指气使的快感。在接受讯息如此方便快捷的年代,他偏喜欢将看得上的资讯打印成一张张小纸条,逐个去工位分配工作。这种变态的嗜好没少被暗中吐槽,但他乐此不疲。

我眉眼带笑地应和着,连连点头,压下了想翻白眼的冲动。

「不少宠物于地铁离奇失踪,市民出行权益安全何去何从?」

这胖子对资讯的嗅觉还是这么低级,纸条上只写了这么一条标题,其余信息一概没有。

我打开搜索App,输入关键字,网页上密密麻麻的资讯让我头晕。宠物类的资讯太多了,而且被顶在金沙城娱乐官方平台的大多都是虚假的医院广告,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我正眯着眼睛找着,又有人敲了敲我的桌子,我略带烦躁地抬起头,发现是个穿着校服的十来岁男生,头发凌乱,稚嫩的脸上表情略显不安。

他被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什么事?」我勉强放缓语气。

编辑部没事是不会让学生进来的,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哪个同事的亲属,更大可能是来提供资讯的。

「那边的主编让我找你,他说是你负责这个资讯的。」男生讪讪说。

什么资讯?我还没反应过来,男生指了指桌上的纸条。

我有些诧异,这条没什么营养的资讯竟然连提供人都有?主编还真是不嫌我事儿多!

我抽出笔准备做记录,人都到面前了,不接待也不是个事儿。

没曾想男生忽然摁住了我的本子。

「大家,能、能出去找个地方说吗?」

我仔细打量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声音有些发抖。

2

楼下有只狗徘徊小半个月了。

是一只黄色的土狗,体现瘦小,骨瘦嶙峋,四肢关节处的毛都秃了,狗脸上都是结痂的疤,有些伤口没长好,皮肉倒翻着,看起来颇为瘆人。

街角有个破旧的雨棚,钢筋都烂了,棚面破了不少洞,棚底有两三个垃圾桶,是附近居民处理生活垃圾的地方。那儿便成了这土狗的居留地。

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只奇怪的土狗,任谁都会绕道走。它也不让人失望,几乎对谁都抱着敌意。它会朝路过的人龇牙,一双浑浊的狗眼直勾勾盯着你,你要是还不走,它身子一俯就能追过来。

但有时候它也会怂,每次有人提垃圾过去,它便躲得远远的,等人离开,才耷拉着头小跑回去,将绑好的垃圾扒个底朝天,找点东西填饱肚子。

狗是通人性的,但根据身份不同,往往会出现两种极端。宠物狗把人当朋友,流浪狗见谁都是敌人。这土狗对人类的警惕提到了最高,但偏偏又懂得做出最利于自己的选择。

我便是被它这奇怪的灵气吸引了。还别说,我觉得我也挺奇怪的。

与它套近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开始我隔老远它就能察觉到我,一双狗眼死死盯着我,但凡我有靠近的意思,手里又没有提着垃圾袋,它就开始龇牙咧嘴。

被它撒丫子追了几次后,我学乖了,每次过去,都从便利店买两根香肠。

事实证明任何物种都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它看到香肠后果然态度就没那么嚣张了。

虽然看我接近它还是会下意识警惕,但香肠对它的诱惑力明显更大一些。

我足足给它送了一个星期的香肠,才勉强消除了它的戒心。但也就仅限于我蹲在两三米外,把香肠扔过去的距离。

但我觉得这就够了。我就是想找个能肆无忌惮说话还不担心被出卖的对象,在这点上,这条邋遢的土狗优先级远高于西装革履的人。

和男生聊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本来没预料能撞见它,但拐过街角,远远就看到一条瘦不溜秋的影子趴在垃圾桶旁,见到我来,它猛地直起了身子。

我一路上都在想着男生说的事情,倒真忘了买香肠。眼下见了它这期待的神情,我犹豫了几秒,还是跑了一趟便利店。

土狗见我提着香肠过来,破天荒地朝我走了几步,看样子是饿坏了。

我照惯例在它不远处蹲下,把香肠掰成块扔过去。它也不跟我客气,一口就把碎块吞下,又抬头看着我,尾巴耷拉在地上,不断摇着。怎么看怎么没出息。

我噗呲一声笑出来,又掰了几块,却没扔,只是握在掌心里,鬼使神差地朝它伸出手。

它明显踌躇了一下,但很快还是缓缓走过来,低头嗅了嗅,便撒开了吃起来。

「真有什么人变的怪物,也应该是你才对。」我笑着喃喃自语道。

这事儿是男生告诉我的。他说地铁里的宠物失踪不是个例,已经发生很多次了,持续了很久,只是最近才被曝光出来。

他说每到午夜时分,地铁深处总会传来奇怪的鬼哭狼嚎。而且地铁里有长着人脸的动物出没。那些动物能发出刺耳的怪笑或者嚎哭,听起来就跟人类一样。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竟然是因为他和班里几个同学相约在地铁站躲到午夜关门后,要去试胆才遇见的。

我当时听到这儿就有点抱怨学校给他布置的作业太少了。现在的学生一天天的不读书,净跟人扯淡浪费时间。

男生看我不信,急得直接拉住我的手。我仔细一看,他瞳孔微缩,额头上的汗都快下来了。明显是被吓的。

我见他反应不似作假,好说歹说才给他哄回了家。

临走之前,男生一直跟我重复说,他们应该被盯上了,有个同学都吓出了毛病……

掌心的凉意拉回了我的思绪,两根香肠不知何时都被土狗吃完了,它正意犹未尽地轻轻舔着我的手。

3

我不知道男生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他没带伞,浑身淋了个透,一看就知道在报社门口等了我很久。

一看我出来,他便跟了上来,眼看就要张嘴,我挥手止住了。

我有些烦躁,这小子还没个完了。

我能看出他被吓惨了,但肯定不是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谁知道他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麻烦,走投无路编了个故事就来缠上我了。这种人我跑资讯时见多了,十来岁的小鬼做事没点数,闯了祸就六神无主,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而且我很讨厌别人打乱我的生活节奏。本来上班就够烦了,真不想下班时还被缠着陪他玩什么恐怖解密游戏。而且从他能知道我家这一点上来看,证明这小子肯定跟踪过我。

哪个闲得?发慌的学生会做这种事情?

见我不搭理他,男生明显慌了,一直在我身后跟着。

眼看着就快到家楼下了,他还是没有停下的打算,我有些生气。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转身质问道。

「我……我就想请你帮帮我。」男生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你说个那么扯的故事要我帮你什么?」我都快被气笑了。

「我真的没撒谎!」男生喊了出来,「我有个同学真的出问题了!」

「这种事情你应该找警察,或者直接告诉学校,我真的帮不了你。」

我实在不想多管闲事,这男生急促的语气和恐慌的反应其实已经有些说服我了。但我一贯为人处世的原则便是明哲保身。我总有种预感这是趟浑水,不该踩。

说着我便头也不回地朝楼道走去,没听到男生跟过来的脚步声,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虽然有些抱歉,但我确实做不了什么事情……

心里念头未落,便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大喊:「救救我吧!只有你能帮我了!」

这声呼喊有些凄厉,大半夜传开很远,我听得头皮发麻。得,这小子是赖上我了!

我一愣神的功夫,男生又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再嚎下去街坊邻居全给喊出来了,到时我真的都说不清了。

我没敢让他再喊完一句,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扯着他的手将他拉进楼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甩开他的手,恶狠狠地盯着他。

男生俨然没了刚刚的「气势」,低着头啜泣起来。声控灯在他头顶亮起,投下一片扇形橙光,将他的脸埋在阴影里。

他一哭倒给我哭没辙了,我心里堵得慌又无法发作,闷了半晌还是长叹一口气。

「上我家再说。」我无奈道。

男生一个劲地低声道谢,亦步亦趋地跟在我后面。

我住的房子是旧房子改的公寓,房租不贵,空间也小。我一单身汉也懒得收拾,男生进来时我扒拉了一堆衣服才给他腾了块地方。

「先把具体事情说一说吧。」我点了根烟在他对面坐下来。

男生没有回答我,只是略带好奇地四处打量我房间的布局。

「别在别人家东张西望,你懂点礼貌行吗?」我没好气地打断他。

「对不起。」男生又一缩肩膀,这才看向我。

「我先跟你说清楚,我不知道你要我帮你什么,但我最多也只能做到帮你把资讯曝光,还不保证曝光量。说实在的我对你的破事儿没兴趣,你真遇到麻烦了,去找警察,你同学有毛病就去找学校找医生,一直缠着我算怎么回事?」我开宗明义,先把话跟他聊明白了。

「我其实没想你帮我解决这个事情,我就只是希翼……」男生说着,声音又小了下去。

「希翼什么?」

「希翼你能陪我到地铁里确认一下。」男生轻声说道。

我没想到他会提这种要求,一时间倒不知如何作答。

【搜索关注公众号:老山羊故事会,收看更多精彩小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叶瓣芳心》 听说你在那里开得很美 我贩卖了青春 用一万七千步的年华 来到你的帐下 一睹芳华 湛蓝的天空 为你披上...
    南方叶色阅读 8评论 0赞 0
  • 现在在会议室创建了多方会议等待大家接入,有些无聊。 昨天和前天的周末打扰了一下出租屋,感觉生活上升了一个档次,我就...
    善可儿WHASN阅读 27评论 0赞 0
  • 亲爱的朋友,你有多久没有被感动了,你想体验泪眼汪汪的感觉吗?来吧,影片《玛丽和马克思》一直在等你。 假如你看完没有...
    劍心阅读 1,590评论 21赞 73
  • 每个人, 总会有一段困难日子, 工作压力, 生活压力, 学习压力, 精神压力, 有人顶不住, 愤然玉碎而忧忧寡欢。...
    奔波男生阅读 45评论 0赞 0
  • 母亲今年50多岁,目前已退休,曾经是一名光荣的纺织工人。 上海纺织株式会社天津工场(日资),1936年在天津建立。...
    糖三角先森阅读 145评论 4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