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街上的小人物之第十个:那个开小饭店的老曹(5)

而听到外面的喝骂声,那个大包厢里的人也全都冲了出来。他们虎视眈眈地望着大家,以为大家是特地跑上来找碴的。

喝过酒的人都比较容易冲动,老曹赶紧站到中间,用双手奋力分开两拨人,说明道:“唉,他在这上面撒尿,刚好撒到了下面人家的餐桌上……”

“那他们也不能骂得这么难听啊?!”

“妈拉个×,就骂你怎么了?!……”

眼看着双方就要真的动起手来了,老曹马上朝我和小赵使了个眼神,大家两个人当即会意,连忙拖着那两位老同事往下面走了。

老曹安抚了几句上面的那些人,让他们把他的女婿搀扶到包厢里之后,也一阵“咚咚咚”地跑下了楼梯。

他一迭连声地和大家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说,还一边殷勤地散着烟。

他得罪我不要紧,可小赵是大家这条桂花街上老少皆知的有钱人,平常也做过他不少生意,所以他此刻必须要拿出一副诚意来。

小赵摆摆手,大度地说算了、算了,和一个醉鬼有什么好计较的!然后,他略一沉吟,又说了一句:“老曹啊,你先帮我记个账,到这个月底来我店里一起结账吧!”

“好的、好的,赵老板,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要不我给你们重新摆一桌,算我的!……”

“那就没必要了!”

大家一行人怏怏不快地跨出“曹家菜馆”的店门口后,有位老同事一脸愤然地说:“妈的,都这样了,他还好意思记账收钱?!”

“怎么不好意思呢?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有多抠门!要不是看在菜烧得还不错的份上,我早就和老孙一样,不在他这儿吃了!”

另一位老同事接口道:“看来,他这个小饭店也开不长了!……”

看看天已不早了,我不想去打扑克,还想到店里去守一守。可就在我打算向他们辞别的时候,小赵忽然又叫了起来:“走!大家到对面的那家大酒店去,接着吃,接着喝!……”

很显然,赵老板今天在两位老同事面前丢了的面子一定要找回来。看来,我也不能打退堂鼓,只能配合他了。于是,我只得一声不吭地跟着他们往马路对面走过去。

败相一露,接下来的倒闭便是顺理成章、早晚会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大家见得多了,早就见惯不惊了。因为在大家这条街上,几乎每天都有新店开张,也几乎每天都有老店关门。

“曹家菜馆”终于倒闭了,好像连一年都没有开满。

事实上,老曹本来还可以再撑一撑的,最起码可以撑到过完年再定定心心地倒闭。可是,人家房东在年底过来收房了,不愿意再租给他了。新的房东不是他的女婿家。他的女婿家已经跑路了。

下半年,国家突然连续出台了好几项关于严控房地产行业过热发展的政策,致使银根严重紧缩,房地产市场成交量十分低迷。大家隔壁那个早已封顶的高档小区几乎卖不出一套房子。因为那些有意向的购房者们都处于观望之中。由于资金链突然断裂,老曹女婿家的那个房地产企业便在一夜之间撑不下去了。企业售楼处的大门口被人刷满了血红色的大字。都是关于讨债的。他们家一直捂盘惜售,没想到悟到最后,却把自己给捂死了。

据说,在跑路之前,老曹的女儿还携夫带子特意跑回娘家,眼泪汪汪地请求老曹赶快抵押掉那几套市中心的房子,以贷出资金来给她老公家周转一下,救一下急。但却被老曹严词峻拒了。老曹甚至说,家里根本就没有那几套房子,以前都是和别人瞎吹牛的。

大家桂花街上有人便说老曹很不厚道,毕竟他女婿家一直做他们“曹家菜馆”的生意,如今他却见死不救!可马上就有人站出来反驳道,不是老曹不厚道,老曹肯定是想把那几套房子留给自己的儿子,所以轻易不会动,也不敢动。万一他女婿家还不了呢?!甚至还有人说,老曹女婿家虽然天天在那儿请客吃饭,但都是欠账。最后说起来,还都是老曹在帮他女婿家天天请客吃饭呢。前前后后,竟徒然填进去好几十万!……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反正从此,大家再也没有看到老曹在大家这条街上现身了。有人猜测,他肯定不住在这儿了。

后来,有人说开车经过大家龙城下面的某某镇时,看到一个“曹家菜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曹开的。不过,那个店门口的几句广告语倒是和以前的一模一样。因为大家都知道那几句广告语是我想出来的,所以都叫我过去看一看,以证实一下。

我回答说:“好的,等我吃饱了撑得慌的时候再去吧!……”

再后来,我也不在桂花街上开店了。即便老曹重新出现在桂花街上,我也不会再看到他了。

有一年的夏天,大家全家人到青岛旅游归来,出高铁站时,叫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一看,开车的师傅居然是老曹!他看上去仍旧年轻帅气,一点儿也不看老,像是吃过了唐僧肉似的。当然了,我也不知道他还认识不认识我。或许即便认识,但人家也有本事装作不认识。所以,我报了目的地之后就没有再说话。

可过了一会儿,老曹倒是主动开口说话了。

“一家人出去旅游了?”

“是的!刚好趁小孩放暑假出去玩玩。一过完暑假,他就要上初中了!”

“时间过得挺快的,一眨眼他都这么大了!上初中就没有空出去玩了,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容易,天天作业那么多!……”

老曹大概是有感而发。我记得他的小外孙好像比我儿子大一岁,今年应该上初二了。

大家像从前那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但彼此都没有提到从前在桂花街上发生过的那些往事。一句也没有。大家甚至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像是唯恐提到一句就会突然吓死对方似的。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下了车说了声“再见”。他也说了声“再见”。

从此,我和老曹就真的再见了。再也没有见过。

(完,请读第十一个:那个发小广告的老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